你好,欢迎来到郑州培优教育图书官网!

服务热线: 0371-86081338

公司新闻
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

图书出版将进入“私人定制”时代

作者:培优教育    发布于:2014-10-9 0:27:24    阅读次数:

什么?正规出版物一册起印?绝版图书一册起印原价出售?

你没听错,世纪出版集团旗下学林出版社正在做的,就是出版界的私人定制计划。为读者提供个性化的服务,看来是未来出版的大势所趋,但同时,问题也来了,一本书,印五千册也是这些成本,印一本也是这样的成本,难道出版社会做赔本的买卖?

学术道场

8月18日,世纪出版集团旗下学林出版社的“人文社科学术著作自出版平台”开通,并上线了本社近50种图书,到年底,他们会将所有在版权期内的学林图书上网,大约会有600种。这些图书在学林社已经没有库存,读者如果有需求,可以在线下单,他们可以一本起印,按照图书的原价,并以快递的方式送到读者手中,只是,快递费需由读者支付。

在网上,记者看到,这些书,有20%可以原文试读,还有全文检索,读者可以依此判断这些是不是他真正要找的书。这些书目,有一些年代比较久,有一些则相对较新,都比较专业。学林出版社社长段学俭在接受《新民周刊》记者专访时说:“我们社的这些学术书,读者的面本来就没有那么宽,当初印得也比较少,因为怕印多了造成比较大的库存。有的书可能一年就销售完了,但卖完了也不敢加印,所以就采取了按需印刷的方式。”

对于这样的业务会不会亏本的疑问,段学俭告诉记者目前情况来说不会亏损,还略微有一点盈利,而且学术书追求盈利本身也不是他们的目标。只是网站上线还只有两个星期,现在还是观望的读者比较多。

在这个网站上,除了按需印刷,还有按需出版。“理论上我们一本也能印,”段学俭说,“但我想不会有作者来说,我只要印一本,三五十册我们也可以出。虽然该项目作者需要承担出版费用,但由于出版三五千册的价目程序和出版三五十本的价目程序相同,编校质量不能降低标准,出版社内的人员投入和管理成本投入都不能减少,所以我们想,先试验一段时间看看,这个业务开展起来量是否会比较多,如果有很多作者原意接受这个模式,这样的话,我们的管理成本和人力成本就可以降下来。我们做这样一个网站平台的目的是什么呢?交流的成本降低了,效率提高了,出书过程中,每一个节点都是透明的,作者可以驱动这个流程。”

他们正在尝试自动排版的技术能开放给作者,在网上公开了出书成本的公式,一本书需要多少钱都已公开透明,作者可以自己计算。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现在价格还较高,但他们希望运行了一段时间之后,能把作者出书的费用降下来一些。而且,段学俭觉得学术书的版式没有那么复杂,作者完全可以通过一些模板来完成排版,这样的话,就可以减低出书的成本,也可以加快出书的周期。

学林出版社想要将这个平台变成学术出版的道场。除了图书的内容,他们还会引入第三方的评论,比如当当网、亚马逊或者豆瓣,他们把这些评论都抓取过来,供读者参考,也给作者、编辑和读者互动的平台。这个平台的另一个大的特色是评论的设置,段学俭说:“在其他网站,如果有负面评价,作者是不能以自己的身份为自己辩护的,而这里,作者可以为自己辩护。另一方面,我们想把所有图书的知识点串起来,把一些相关的图书推荐给读者。”

民间的自出版

泼先生和联邦走马是近期在文艺青年中小有名气的两个自出版机构。

小泼先生不是一个人,是一个青年学术团队,做出版开始于2010年,做书的初衷源自他们认为出版应该多元化。泼先生的负责人芬雷对记者说:“判断一部作品是否值得出版的标准也应该多元化,不能只盯着市场。但是不盯着市场,对于一般的出版社或出版公司来说,压力太大了。而自出版不存在这种市场压力,尤其是按需出版。自出版允许我们从市场的压力之中跳脱出来,专注写作、专注作品、专注书籍本身。”

现在泼先生负责独立出版的团队中有出版顾问,有设计,有编辑,有校对,有印制监督。不包括与泼先生合作的作者在内的话,有16个人左右。芬雷本人并不懂设计,泼先生的书籍由专业设计师负责制作。泼先生logo的设计者陈靖山,是一位资深设计师。还有诗集《从记忆的深渠》的设计者左旋,他之前在出版社工作过,对书籍制作流程非常熟悉,陈靖山的弟弟陈靖林和左旋的女友虞晓晔也是设计师,他们都给泼先生设计了风格独具的书籍封面和装帧。

和现在出版界普遍的追名逐利不同,泼先生的出版并不追求印数和利润,芬雷说他们看重的是“专注写作、分享写作、交流写作”。比如他们出的第一本书是吉奥乔·阿甘本的《亵渎》,这本书印了200册,总共印了三四次,然后就不再印了。“不再加印”是陈靖山提出来的,他认为泼先生是为了做书,不是为了需求。与其一再加印,满足需求,不如把时间、精力和资金用来做更多别的、好的书籍。芬雷觉得他说得对。

每种书籍的印数不尽相同,大致在50—200册之间,在淘宝上售卖。印量本身就不大,所以谈不上什么销量。盈利,对于自出版,是个奢谈。“多少算是盈利呢?200元?500元?还是5000元?”芬雷反问,“这不能奢求。我们一直强调说,不亏本就是盈利,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在收回成本的情况下,把这个事情做成了,这就是‘盈利’。生活上不存在太大的压力。说实话,做自出版花不了多少钱,一年下来顶多几万块钱吧。但是作为发起人之一,我一直担心,对译者、编辑、设计、校对等人会带来压力,所以我们也在尽量放缓做书的节奏,因为大家的业余时间不可能全部投入到独立出版这个事情上,更何况它还不足以为大家带来一定的收益。”

任何作者在泼先生出版作品,都不会被收取任何费用。目前也没有销售分成协议,芬雷说如果印数多了,那肯定会有,但现在的情况类似“以书代酬”,就是每次印出来的书籍,赠送10—20册不等给作者和译者,赠送2—5册不等给设计、编辑和校对。

目前的印数实在太少了,如果协议分成,作者和译者实在分不了多少,与其分成,不如赠书。泼先生也在酝酿提升印数,比如他们推出的“诗歌对照计划”,接下来有意尝试众筹,希望能够把印数提上去,这样就必须要有分成协议了。不仅与作者和译者要有分成协议,与设计、编辑和校对也要有分成协议。“这是我个人在做泼先生过程中的一个体会:独立出版作品不仅是作者的作品或译者的作品,还是设计的作品,编辑的作品和校对的作品。应该说,它是大家共同的作品,有每一个人创造的心意在。”芬雷认真地说。

诗意的坏蛋

和泼先生一样,联邦走马走的也是小众前卫路线。2011年,做过程序员的青年小说家恶鸟开始自出版,启用联邦走马这个名号。“这个名字是从当年苏联一个地下神秘艺术团体借来的。”恶鸟对记者说,“正统艺术史不见经传,非常神秘,据说历史可追溯至当初欧洲逃逸的圣殿骑士团,与蔷薇十字军也有关系。不过这也无关紧要,现在重生了。现在联邦走马聚集的是一群诗意的坏蛋。”

联邦走马的设计作品普遍得到大家的赞许,但恶鸟说他们设计时候并不是奔着漂亮而去,而是根据内容来决定封面:“所以如果说,你们觉得漂亮,那么只能说明我们的内容非常好。每一本书的封面设计我们都反复多次斟酌,往往有好几个版本,最终决定其中一个,有时候未必是最最好的那个,但一定是与内容最相得益彰的。我本身学的并非设计专业,不过这丝毫不妨碍所有设计我在头脑中成形,视觉化,然后交给一个技术娴熟的设计师,用他的软件‘翻译’出来。”

联邦走马旨趣的开山之作,是恶鸟本人的《恶鸟三部曲》,当时印了三四十本的样子。恶鸟说他们出版并非从文艺不文艺的角度来考虑:“你说托尔斯泰是文艺小说么?我们选择的标准更多的是从兴趣出发,但不是自己的兴趣,是从联邦走马的趣味出发。对于商业,不考虑,不拒绝。准确地说我们考虑的是真正的独立艺术的精神。我只考虑事情本身,商业这些是外在的事,不迎合也不反对。我们决定与某位艺术家合作,决定出一本书,并非像传统出版那样先评估一下商业前景,而更多是看是否让我们有某种物理上的打动,诸如常言所谓的眼前一亮,惊叹,沉默,震颤……”

在联邦走马,恶鸟负责所有的布局统筹,其次为乌青等三四位朋友,为文本、视觉等具体分部总监。第三层则是有共同旨趣的合作艺术家,主要是作品角度的共创。“大家能走到一起,的确是因为对先锋艺术的热爱,”恶鸟说,“简而言之,我们就是这样的人,我们只是在做一些我们要做的事情——包括我们的粉丝,他们未必是直接以作品的形式参与,然后就自然地走在一起。就这样。”

联邦走马不会向创作者收取任何费用,还会支付创作费。他说这和他们的宗旨有关:不接受一切投稿,所以每一个他们出版的册子,都是他们约稿的。创作费分两种,一种是现金,一种是回馈作品(基本按照10%-15%)。因为总量不多,每本都以精品推出。所以现在更多创作者喜欢拿取作品这种方式。艺术家合作的一些项目则是按销售协议分成。

每本书印100本,定价100元。恶鸟觉得这样的价格并不贵,一是本身切实的物理成本,因为他们用的都是精选特种纸张,印刷工艺都是采用精装标准。二来每本书从设计到编辑都反复斟酌。对他们来说,每本书都是一个艺术品。另外,这些书籍往往是写作者、艺术家累积多年的创作,但因为商业问题根本无法在传统出版体系里推出。那么就由他们联邦走马推出。恶鸟说,比较一下,从一个角度来说,这只是周末出去吃顿饭的价格。

现在销量好的有乌青的《七诗辑》、曾骞的《没有手枪就分手》、甜老虎的《畸人馆》。开始时候,几乎完全是投入,这样坚持两年后,因为圈子朋友的推荐,压力稍小,但还不能收支平衡。幸亏他们还有其他商业性公司经营,这点投入尚不会造成生活压力。

事实上,联邦走马不仅仅做出版,还有策展,还有联邦造物(有大家具、小物件、艺术品,日用品)等项目,这是一个体系。恶鸟说,他们一切不按常规,没有固定的路子,他们会随时闯入一片全新的领域。


分享到:
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上一条:互联网教育创业胜算几何?      下一条:没有了!